相关文章

广州办公室搬家记

广州办公室搬家记

10月10日上午,记者走进这栋楼的大厅,窗明几净,工作人员在各自的办公桌前忙碌着。

计生专干塞里曼·吾甫尔正在为一名孕妇开具办理生育服务证的证明。几分钟后,这名怀孕3个月的女士在丈夫的陪同下,拿着证明离去。塞里曼送到门口。

作为社区工作年限最长的职工,塞里曼经历了社区办公室8年来的5次搬家。

从最开始租的平房,两三个职工,几乎所有工作都是手工完成。到现在宽敞明亮的办公楼,人手一台电脑,还有为居民准备的休息椅。

2004年6月,塞里曼来到社区工作。“办公室只有一扇窗户,阴天必须开灯,就算晴天也总会有人时不时拿着材料凑到窗口,看了再回到座位。”

一年后,嘉华园小区开建。社区在附近另租了两间办公室。虽然有了两个办公室,但50平方米的面积常常让十多个工作人员显得局促,“房子里除了桌子就是人。”塞里曼回忆。

她负责计生工作,来了孕妇办事,没多的凳子,大家只能让出椅子,站着干活。“放了凳子,人一多就站不下。”十几个人两台电脑,轮流使用。

2006年,广州办公室又搬到路边的门面房,大家又对着马路办了几个月的公。

社区搞活动,居民大多找不到地方。“现在好了,天河路供销学校对面的三层小楼,大家都能找到。”塞里曼说。

随着时间推移,社区承担的职能越来越多。塞里曼曾一人承担了计生、工会、团支部、医疗、信访等工作,“单计生一项就有7种档案盒子。”

社区的第四次搬家,是在2010年,这时社区工作人员达到20多人,广州办公室是租用政法学院的办公室,面积也扩大到400平方米。

这时社区开始有社工,为专干分担一些工作。

到2011年初,建新办公楼的消息传到了社区,塞里曼按捺不住欣喜,给在克拉玛依工作的丈夫打了电话。

塞里曼和丈夫是大学同学,毕业后丈夫回到家乡工作,婚后两人一直分居两地。

“结婚5年多,没去几次克拉玛依见公婆,更别说照顾了。”现在,5岁的女儿和1岁半的儿子都在乌鲁木齐由塞里曼照顾。丈夫在轮休时候,才能过来看望他们,“每到这个时候就感觉好轻松。”

今年1月,3层共1325平方米的新办公楼启用。现在,一站式办公大厅装修完毕,即将使用。

“来社区办事也像银行一样,整齐、一目了然。而且门口还会配备"导购员"。”社区书记李兆军说。

办公环境好了,居民活动也有了新的去处,地下一层是专供居民使用的活动室。

走进楼梯间,就传来一阵欢快的音乐,几位居民在排练舞蹈。看到记者,他们专门跳了一支刚学会的舞蹈。“以前冬天没地儿去,现在可好了,你看,这么多暖气包。”